【你们敢随便靠近他才可怕好吗!伟大的意志也阻止不了你们飞天的胆子了!】

**

“别担心了。”云兮把手帕递给因为被紫光扔在地上而脸上灰扑扑的纤月,往常极为在乎自己形象的纤月不但没有自己主动擦拭,连云兮的手帕也没有接过去,有点自暴自弃的说“我才不担心呢,只是因为top不来哄我先去找七月让我有点不开心而已。”

至此一句话,足以显示纤月和云兮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连在七月面前,纤月都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类似的话,船长、喵酱、男朋友abcd更是没资格看到纤月这一面。

云兮只是微微叹气“你何苦逗她,让她生气了闹开结果你也不开心。”

“她生气了又怎么样,生气也比在君寻面前卑躬屈膝来得好……她不是很需要尊严吗,怎么换个帅点的就不需要啦?”纤月瞅了一眼远处的君寻,发现距离对方听不到,又说“那种瞧不起所有人的男人,最终只会被所有人瞧不起,她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烂。”

“各人自有各人缘法。”云兮不冷不淡看向top消失的方向,意有所指的说“她眼光真的不好,你又怎么接收得那么利落。”

“呦~”纤月发出和她外表名声截然不同的一声,调侃和嘲弄各半,她正了正神色,才似笑非笑的说“云兮,我就是讨厌你这点。”

“喜欢和适合,有人只要喜欢的,有人只要适合自己的,你就是后者。还偏偏觉得全部人也应该和你一样,你不是没喜欢的,只是太清楚自己能够要的就那么多,所以每次选的路都现实的要命,是不是从小穷困的人都这样?有点东西就不放手,小气的要命还认为别人也该这样。我~可是和你不同。”

“你不小气。”云兮细条慢理的说“就是一直喜欢不适合自己的。然后其他的都抓不住,缺爱的人都大方坏了。”

纤月笑靥如花“那又如何?反正她最后还是向着我的。”

云兮回想刚刚那一幕,纤月的动作比谁都快,超过反应成绩最好的七月。超过沉稳的自己,超过第一玩家top,连那个似乎无所不能的君寻也不及她反应快。只是因为那是刻到骨子里的信念。作为回报,几分钟前还气她气得要命的七月,随即就表现出不下于她的反应。可平常又思路根本不在一个世界。要说这两人的关系,就算是从头冷眼旁观到尾的云兮,也只能归结过:真乱。

“七月到底有事没啊~我实在没办法放心。”纤月已经迎向了走过来的君寻,语气担忧态度诚恳,还带着点崇敬“你刚才那一招真厉害,肯定有什么办法吧?”

云兮差点笑出来,又是这一招。偏偏还百试百灵,也难怪用得这么顺手。可惜了,纤月一直盯着七月,对君寻的观察根本是顺带的,只是下意识以为君寻是个自以为是的大男人主义,这样的男人,一般都喜欢女人柔弱崇拜装乖,但云兮可从船长那知道君寻到底是个怎么回事,纤月哪怕演技无双,也用错了套路,绝对不会得到好回答。

果然,君寻眼角都没给纤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暴虐道“蝼蚁,滚开。”

纤月先是愣了愣,如果换成其他女人,可能立刻怀恨在心觉得脸面下不来,但纤月不,作为大名鼎鼎的第一美女,不是没碰到过一开始就不给她好脸色的人,她立刻就换了套路,表情随即变得倔强,再无一丝柔美的影子“让我滚开可以,只要救出七月,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云兮感叹了,连他都分不出纤月这一句话到底有几分真心实意,说是真的,偏偏纤月最不爱表现出对七月的特别,说是假的,可纤月本来就是真的在担心七月,这融合了真心的演技,由柔美到顽强变换自如,反正这两款本来就是高傲人士的最爱,难怪纤月对付男人一看一个准。

看得多了,云兮都觉得自己要变成搞基高手了,就像玩多男性视角恋爱游戏的妹子很容易成为百合高手一样。不过云兮没有再给纤月发挥的机会,君寻的属性可不是高傲或大男子主义啊,万一把二大人惹暴躁了对方绝对敢真的翻脸,并且君寻的身份……

“纤月你去那边找top吧,我和君寻刚好去这边看看有没有线索。”

就剩云兮和君寻后,君寻神色不屑的对云兮打圆场的做法评价道“别试图揣测寻大人的想法。”

云兮就是不想闹起来他容易嘛!从七月纤月再到纤月君寻,他一直平衡着关系,要不是船长下落不明看他管不管这类蛋疼的情绪,身为穷困人家的孩子,云兮一向看不得那些今天你烦我明天咱俩好的小资情绪,吃饱了撑的,刚刚被纤月用什么喜欢适合说了一通就烦透了,连七月和纤月他也一直觉得这两人的绞缠关系做作极了,谁知道还来了个非富贵不会得的中二病。

云兮特别淡定的以毒攻毒“我是怕你喜欢上她。”

一击k.o,君寻被云兮喜欢来讨厌去的神逻辑恶心坏了,看云兮的眼神就像看神经病一样,再不屑于和他说话,云兮满足之余叹气,看看这世道都把他逼成什么样了,船长再不回来他可hold不住了。

从一无所有打拼到现,云兮此人,平生最不耐烦别人说类似喜欢讨厌这些词,纤月所说的现实在某种意义上也不算错,云兮是个非常纯粹的,知道怎么做适合的人。他会为了免得闹大而打圆场,也会因为没用处免得麻烦而自污,从头到尾,他的目标只有救出船长,其他和目标无关的事他确实显得极其冷淡,不是对七月一点情谊都没有。可他依旧说“我们先行动,七月没事自会联系我们,有事的话,刚才打不过那人,现在也打不过,去也没用。”

纤月最先反对“那就能一点都不尝试?”

“我给了你们尝试的机会。”要不然刚才为什么明知道对方是飞走的还让top和君寻去察看呢。无它。试一下无望后好收心“救出船长后,人多力量大,也好救出七月。”

这就是纤月和云兮的分歧,一个要先去找七月。一个要先救船长。

top迟疑时,云兮一句“这也是七月的本意。”打动了他,纤月也知道船长好歹有个模糊的地点可以搜。而七月是彻底不知道身在何处,想劝说都又找不到理由时,君寻特别偏执的说“寻大人要去找她。”

谁劝都没用。君寻行动不需要理由,他的本心就是最大的理由“寻大人的东西必须夺回来。”

如果七月听到这句话,又该哭笑不得了,虽然是营救她,可私下就把她归于东西还打上所属权,也实在感受不到自己受尊重就是了。

“你说树林里面是个人?和你一个等级的人?他掳得船长他们?”

“再说一遍,我们是次序者。”

“……难道不是人?咳咳~我是说。也和你一样厉害?”

“每个次序者所掌管的次序不同,非要说得话~”紫光露出轻微的懊恼“没人打得过他。也没人想和他打,连靠近都没人想……不过他也打不过其他人。”

“最后一句暴露了你的心虚……”

“我哪有心虚!”紫光一旦讨论起和自己一个等级的人时,原本冷漠的神色尽数消失,立刻回归本质,不得不说,非常活泼,简直傲娇,所以七月更不爽了,敢情你是觉得我们这群人根本没有平等交流的资格是吧,她拖着长腔“哦~?”

“好啦,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你可以走了。”紫光又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小模样,爪子弹出来闪闪发光“还是我送你一程?”

真是~用完就抛始乱终弃啊,七月一看对方不打算囚禁自己,连最后那点害怕都没有了,就算被杀了也不过多耽误8小时镜域cd而已,人一旦无畏就无耻了。

“等等,我想和你好好谈论下树林里的那位你害怕的次序者。”七月不管紫光怒吼‘我才不害怕他呢!’,接着说“你有他什么情报没,反正你打不过他,我们却要试试的,也算了结你一个心病。”

“……哈哈哈哈哈哈~”紫光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抱着肚子满地打滚,都笑出眼泪了“哈哈~你们?哈打他?哈哈哈~”

笑了半响,紫光猛然停住,盯着七月,眼神极冷“你当谁是傻子?我为什么要帮着外来者打次序者?”

“那你为什么要问我树林里那位的行动呢?甚至在知道他禁锢了外来者时那么吃惊?不单单是好奇吧?”七月一字一顿“你忌惮他。”

紫光张张嘴似乎想要反驳,安静了几秒,打量着七月十分坚毅认定了的表情,才一副被霜打了的蔫菜样,没精打采的说“才不是忌惮,讨厌啊讨厌啊,我讨厌他。”

“我也讨厌他。”七月努力拉近两人的距离,打蛇随棍上“既然你都打不过他,那我们就更不可能了,我只是想救出我哥哥,反正伤不到你同伴,你就当日行一善了。”

“哼~我为什么要日行一善。”紫光喷了一句后才好奇的说“其实我也挺想知道那家伙为什么要抓外来者……看你这样,也没什么好玩的啊。”

要、忍、耐!对方觉得自己不好玩才最多杀杀自己而不是落到船长那地步啊,也许就是因为船长太好玩了,以至于玩脱了……

“不然你帮我问问,只要他答应放出我们团员,一切条件都好提。”七月非常没廉耻的做了玩家奸,提议道“我还可以抓其它外来者给他玩,十换一都行。”

“凭你们那么弱的意志能帮到他?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紫光特别藐视的打量着七月,猫瞳都因为觉得没危险而放松的变宽起来,随即因为想到什么立即尖锐起来“我才不去找他!”

“……你怕他?”

“才不是。”

“你就是怕。”

“绝对不是。”紫光也觉得这对话没水准,忍不住解释道“你们敢随便靠近他才可怕好吗!伟大的意志也阻止不了你们飞天的胆子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靠近他了吧,你们自己不听怪谁,活该。”

七月瞬间对紫光好感倍增,原来这熊孩子也是好心嘛~然后就立刻想起他的所作所为“你那也叫早说过?!‘会动的禁地’也能算?!”

大概是七月吐槽的声音过大,紫光恢复原本飘渺出尘的神色“你倒是真以为自己够格和我对话了?”

“咳对不起。”七月不要脸后能伸能缩,一点都不在意的接着说“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他也讨厌你?”

“这我哪知道,那种家伙见一次就够一辈子了。”紫光似乎真的非常不喜欢树林中那位同伴,想起来就抱怨“谁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家伙存在,真不舒服……他什么时候可以禁锢其他人了?以前还真没发现过他有这爱好和能耐~总之,你不可能敌得过他,他也不可能……等等,你确定他禁锢了你哥哥?”

“当然,还有不少人,总数大概有五十。”

紫光口中啧个不停,脸色惊疑,过了一会,突然对七月露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可爱又可恶的说“我送你过去,去察看吧,要是他留你,你就说是我的人,第九次序者,回来给我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七月越看紫光的表情越眼熟,合格的围观群众八卦爱好者可不就是这摸样!

“成交。”七月提出自己的条件“但是你要先和我说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紫光又要摆谱,七月大吐苦水“想要马儿跑,总要给草吧,更何况我知道得多也能更好的帮你观围观嘛。”

不知道是那句打动了紫光,估计还是最后一句令紫光的八卦之魂担忧了,他有点迟疑的说“那家伙我也就见过一次,他是最初的次序者……虚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