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还没有开始战斗,浑身忽然冒起白汽,周身被道道云气包围,身上的气息节节拔高。这种情景就好像小宇宙爆发一般,在表面上看着很唬人。这说明白求的战斗欲望非常强烈,迫切地渴望一战。

被尸妖大军包围,白求非但没有害怕,反倒战意滔天,他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渴望战斗,浑身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蠢蠢欲动。肉身想要晋升,时机到了。

鼠妖的小眼珠瞪大,略微惊诧地瞥了白求一眼,但随后恢复了常态,冷哼一声:“怪不得敢应战,原来竟也有些本领。可惜了,在我们大军面前,再也没有侥幸,死亡便是你唯一的结局。”鼠妖挥了挥手,喝道:“上上上,灭了他。”

鼠妖派出的两只妖兽是两只强壮的豹妖,豹子胜在速度够快,豹的速度向来闻名。两只豹子暴发力极为惊人,它们四肢微弯,与大地之间形成一个张度极强的弧度,“嗖”两只豹子如炮弹一样弹射出去,在空中划出两道音爆,锋利的爪子似乎要抓穿空间,狠狠地抓向白求。

与此同时,白求身后的两个僵尸一个出拳,一个飞腿,向白求身上招呼。

白求并没有动用法术,也没有动用法宝,他决定依靠肉身的力量与它们战斗。白求的肉身已经到了瓶颈,他感c,..觉今日便是晋升之时。

白求双拳左右轰出,迎上两只豹子。腰一偏,闪过一名僵尸的拳头,右腿后撤一步,并且站稳马步,等待着其中一名僵尸的飞腿。

豹子的胳膊犹如铁柱一般,力量集中在爪子上,作用在白求的拳头上。

白求的拳头触及豹妖的爪子时,双拳如同击在大山上,巨大的反震之力将白求的虎口震开,几道细微的血花迸溅开来。

白求的虎口竟然被震裂开来!

“不可能。”关夜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一切,她很清楚白求的实力,不至于如此不堪。

鼠妖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冷哼道:“豹力和豹量两兄弟乃豹子中的异类,不光速度快,更是天生神力,小觑它们是要吃亏的,哈哈哈--”

“天生神力?原来如此。”白求的双臂被巨大的反震之力横推,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跄。僵尸的飞腿踢在了他的右腿上,与此同时,另一名僵尸化拳头为爪,反勾回来,划破了白求的肋骨。

白求的右腿被踢中,顺势向前挪了一步,他低头一看,肋骨处已经遍布森然的绿色,僵尸之毒!

一招过后,白求处于绝对的下风。

白求虽然处于劣势,但并没有慌张,到了此时慌张毫无作用,反倒会成为惨败的诱因。

所幸白求不惧一般的毒素,否则今日必死无疑。绕是如此,白求仍然感到一丝丝的麻痹感。

鼠妖望向猪妖,露出一副大局在握的神色,道:“大王,拿下这几个修士不是问题,而且还磨练了豹氏兄弟。他们修士拿我们当磨刀石,殊不知我们也把他们当作磨刀石,当作点心。”

猪妖无谓地点了点头,望向关夜,道:“鸟人见过,这么漂亮的鸟人却没有见过,本大王正好缺一个压寨夫人,兄弟们可不要伤了佳人呀。”

“大王看上了那个鸟人?”

“放心吧,大王,给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触犯大王喜欢的女人呀。”

“大王情窦初开,喜欢女人了。”

“嘿嘿,咱们马上就会有小王了。”

群妖们嘻嘻哈哈,俨然将关夜当成了大王夫人。

关夜听到这些淫言**,气得脸色铁青,不过她并没有多言,她不想让白求分心,只好默默地忍受。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白求,她希望她的目光可以给白求力量,尽管她知道这是奢望。

白求再一次与两只豹妖和两个僵尸厮打起来。

豹妖速度快,力道猛,白求的身体多处受伤,至于两个僵尸除了尸毒猛烈之外并不曾表现出其他强项。

这一斗就是小半个时辰,白求汗出如浆,脸部通红,战斗起来极为狼狈,唯有一双眼睛格外明亮。

鼠妖脸上的得意之色越加浓郁了:“大王,这小子伤痕累累,看这个情况,这小子坚持不了多久了,一旦将其击败,大王就可抱得美人归。”

猪妖望着关夜,咽了咽口水。

关夜被猪妖炽烈的眼睛盯着,感觉浑身难受,非常刺挠,但她依然沉默着,一言不发。

如此又过了一刻钟,白求看似摇摇欲坠,可就是不倒。

鼠妖不满了,喝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加强进攻,加强进攻,大王在此观战,你们两个就这样的表现,简直不知所谓。”

两只豹妖怒视着白求,加强了进攻。

又是一刻钟过去了。

白求的状态大大好转,脸色平静,心不跳、气不喘,大有那么一点游刃有余的味道。

“恩?”鼠妖疑惑了,这是什么情况?装的?在给豹氏兄弟和两个僵持制造压力?鼠妖摸了摸鼠须,举起手,招了招,又派上三只妖兽。

僵尸一方直接派上了四名僵尸。

白求现在独斗十一个炼气大圆满界别的尸妖。

妖兽、僵尸和白求简直如狂魔乱舞,动作快到极致,让人眼花缭乱,这一次白求受伤极轻,也不多。鼠妖皱起了贼眉,它觉得哪里出了问题,或者说它遗漏什么了。鼠妖目不转睛,紧紧盯着白求。

“军师,这家伙怎么回事?按照此人的战斗力,应该早就惨败了,他怎么好像越挫越勇?”连猪妖大王也看出些许端倪。

鼠妖捻动着鼠须,皱眉想了想道:“有两种可能,一回光返照,最后失败前的疯狂;二这人正在提升,快速地提升。”

北狂仍旧悠然地坐在狮妖旁边,抚摸着狮妖的头颅,望着白求,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他很清楚白求在变强,但是与他之间的差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弥补的。

可以说是自傲,也可以说是狂妄,北狂确实有狂妄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