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光头修士听到白求要借他鲜血一用,头一歪,晕厥在地。

“什么?”白求一愣,怎么可以这样脆弱?白求摇了摇头,伸出手掌,手掌泛起一道白芒,形成气刀。

白求以气刀划破光头修士的左手,鲜红的血液流淌出来。

白求抚摸了探路鼠妖的头部一下,道:“去尝尝,看看你能不能异变。”

探路鼠妖非常听话,从白求的手上跳下来,来到光头修士的手边,舔舐他流出的鲜血。

关夜默默地观看着一切,暗道:“修士果真不好惹,这么多想法,竟然先拿小白鼠做实验。”

白求将光头修士收入了他左手手腕的彩色镯子里,三毛在里面,这个镯子可以储存活物,随后将探路鼠妖也收了起来。白求拿探路鼠妖做实验,在他看来一次喂食肯定不行,时间长了,探路鼠妖的体质说不定真的会进化。可怜的光头修士,注定要被白求经常性放血了,这就他跟踪白求的代价。

“狂沙城北狂,北狂之父钱百万,听说此人乃是二星道华修士,不过还有人说此人的境界有水分—”白求的眼睛转来转去,最终望向关夜道:“走吧,去狂沙城一趟,会会钱百万。”

“狂沙城,这么远,那个”关夜脸色微红,清了清嗓子,咳嗽几声,道:“我带你。”关夜弯腰,拦腰将白求抱了起来,展开翅膀向狂沙城飞去。

关夜虽然是土生土生的万妖谷鸟人,但是五城的具体方位还是很清楚的。在赶路上,她确实占有巨大的优势。

关夜展翅飞翔,时值深夜,白云清冷,关夜如一道白色的流星,划过沧澜城的上空。

白求身在关夜的怀抱里,有点无奈,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不再胡思乱想,因为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是二星道华修士。

白求现在已经用光明球贯通天地之桥,也已经发掘出了光明球的一个简单用法,化作能量流体,如真气一般。这便是他敢于面对二星道华修士的依仗!

白求最终要面对的是龙傲天,比寻常的二星道华修士更强悍的龙傲天,若是他连击败钱百万的信心都没有,如何与龙傲天斗?

白求身在高空,向下看了一眼,五城的轮廓收入眼底,五城以龙傲天所在的龙渊城为中心,东为逍遥城,南为凤凰城,西为沧澜城,北则是白求的目的地狂沙城。

“派人跟踪我,那我便自动送上门来好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半吊子的二星道华修士到底是什么水平。”白求早就听过钱百万之名,钱百万与沧澜学院的院长不同,众人都说他是半吊子的二星境界,也不知道是何原因。

风声在耳畔呼啸,鼻间传来关夜身上的体香,白求阖上了眼睛。

他的紫府宫中,日轮高悬,普照一切。

神魂站在魂湖之中,仰头望着光明球所化的日轮,眼睛猛地睁大,喝道:“分!”

日轮一分为二。

神魂乐了,经过长久的接触,他感觉自己和光明球更亲密了,他咧嘴一笑,一个日轮悬于紫府宫的上空,另一个日轮则是化为能量流体,在他的引导下,在他浑身的经脉之间流淌开来—

此时的白求就是一个金人,关夜低头,凝视着他,啧啧称赞:“这家伙越来越好看,与以前的模样不太一样了。”这不是关夜的心理作用,而是白求容貌的真实变化,白求的容貌越来越与他的神魂一致!

关夜展翅飞翔,火速地逼近了狂沙城,她毕竟是十级鸟人,飞速相当之快。

终于关夜瞧见了狂沙城,她低头瞥了白求一眼,轻声道:“姓白的,到了。”

白求眨巴眨巴眼睛,目中射出一道金光,刺得关夜眼睛一花。白求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收功,道:“到了吗?”他眯着眼睛眺望了一下。

“到了。”关夜落在地上,她虽然知道狂沙城的位置,却不知道北狂的家在哪里。

白求离开了关夜的怀抱,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北狂的家在什么方位。不过不要紧,相信狂沙城任何一个修士都知道。

白求和关夜就近走向一个灯火通明的高楼。

二人还没有走近,白求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是一座红楼妓-院。虽然是深夜,红楼里热闹非凡,不时有人进入,寻欢作乐。

关夜可不知道这是一座妓-院,她望着里面热闹的人群,笑道:“好热闹呀,我喜欢。”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呀?你喜欢?”白求摇了摇头道:“这是男人的天堂,懂不?”

“男人的天堂?”关夜疑惑了,不过她看到大堂里有无数男人在饮酒作乐,每个男人身边都坐满了美女,在端茶倒水,捶背捏腰—

“这是妓-院,知道吗?知道妓-院是干什么的吗?”白求笑道。

“你你下流!”关夜白了白求一眼,她虽然没有来过五城,却是从闯荡万妖谷的修士口中听过妓院。

“走,进去打听一下钱百万的家。”白求向里走去。

关夜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白求一现身,大堂里突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白求愣了,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我这么出名了?抑或是我脸上有花?

短暂的沉默之后,一群美女争着抢着哭着喊着向白求扑了过来。

白求一看这个架势,吓了一跳,轻轻一跃,稳稳地站在二楼的护栏上,俯视着一楼大堂里的姑娘们。

美女们扑了一个空,并没有放弃,朝着楼梯处跑去,前仆后继,唯恐落在后面。

“关夜,这是怎么个情况?”白求懵了,伸手朝着关夜一勾。

关夜被一股巨力所摄,情不自禁地向白求飞去,关夜此时才知道白求的实力已经到了她完全抗衡不了的程度。

关夜在白求的身边站定。

“关夜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求望着蜂拥而来的美女们,有点小白兔遇到大灰狼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