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   ~   ~   ∽-※∽※-∽   ※坎达城市※   ∽-※∽※-∽   ~   ~   虚拟世界。   ~   《史诗》游戏。   ~

  每一个爱玩网络游戏的玩家,都曾经被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你们到底喜欢游戏中的什么,是打副本?是聊天交友?是制造装备?是做剧情任务?……   ~

  而基本上每个玩家中的回答中很多都会提及到其中一个网络游戏中必不可缺的一个元素。   ~   怪物攻城。   ~

  而在《史诗》这款游戏创建的世界中,一个草原上的城市正好就在经历着这一幕。   ~

  一方是传承千年的坎达古城,历经了无数领主统治过的城市,这片草原最大的一块人类聚集地。而另一方是一群怪兽,一群由植物和魔法混合起来制造出来的怪兽。   ~

  消失将近四天的【灿烂】传送回自己的办公室加卧室的时候,正巧一只怪兽也看中了他的房子,似乎那栋重新装修过房子很顺眼。拿来磨牙的话味道应该不错。于是连带着这【灿烂】这“夹心”吞了下去。【灿烂】也正是这个“不早不晚”的时候传送了进来。   ~

  战场上的怪兽张开大嘴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是要咬人,一个是要咆哮。而【灿烂】马上就找到了第三个原因。   ~   它要放魔法。   ~

  随着沉吟的兽鸣声音响起,一个白色的小球开始在怪兽的口腔中凝聚,细微的电流噼啪乱响着。带着【灿烂】房屋仅有的那些残骸随着能量的流动逐渐破裂成更小的细块。不一会白色的小球变成了乒乓球,朝着足球的方式变大着。而最接近“危险”的【灿烂】可不好受。他现在的角度看不见怪兽全貌。但能看到一些不知道是NPC还是玩家的战士们像蚂蚁一样密布在周围。刚才金属撞击的声音就是他们对怪兽攻击而产生的。   ~

  在这怪物现在似乎要发大招的节奏中,【灿烂】现在有两个选择,其中一个是安稳的呆在怪兽的嘴里,等怪兽大招消灭了身边的“小蚂蚁”,然后一伸脖子将自己吞进肚子里。另一个就是跳出怪兽的嘴巴,然后和其他“小蚂蚁”一样被大招轰杀。   ~

  可惜从不走常规路的【灿烂】总有新的选择,就好像前几天帮助警察抓小偷一样。从源世界回到虚拟世界里的他可是全身披挂装备。{城市督查}的皮甲和护卫刺剑可没有离手。银闪的刺剑深深的卡入了怪兽的喉咙。怪兽沉吟声音马上被打断了,剧烈的咳嗽声音掩盖了战场的喧嚣。而在【灿烂】刚刚逃离巨兽之口的时候,那个因为魔法旋律停止而紊乱的白色能量闪电球终于爆炸了。白色的电光席卷了半个街道,本来有着庞大伤害地图炮般的魔法能量球被巨兽自己完全承受。   ~

  巨兽嘴巴冒着一股烤糊的黑烟轰然倒地,而从外观上看,这头脑袋都被炸烂的巨兽怎么看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一片喝彩和欢呼声也随之响起起来。与此同时我们的英雄【灿烂】此时正躺倒在建筑的废墟残骸中,全身肌肉被电流穿过而抽搐的扭曲着怪异的姿势。可能算他幸运,不一会儿那个总是乐呵呵的面包店长大叔手持着一柄铁棍,从旁边的废墟门洞里探出头发现了他,一边大笑嘲弄着【灿烂】的“电流修整”过后的爆炸头发型,一边招呼附近的医疗队…..   ~   ……   ~   ~   ∽-※∽※-∽   ※宗教救济所※   ∽-※∽※-∽   ~   ~

  【灿烂】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一些身穿白色修()女服的女子穿梭在各个病床之间。躺在床上的【灿烂】还能听到窗外兽吼之声,不时的有人被送进治疗室,也不时的有人紧急包扎后马上奔赴战场。   ~

  【灿烂】发现病床上大部分都是NPC,少部分是和几个年轻的修()女NPC聊天打屁的{降临者}(玩家).玩家能复活的属性让他们勇往无惧,和那些对着城市充满的感情的NPC一样拼搏在城市保卫的战场上。那个胖胖的城主第一次感觉自己没有下达驱逐那些经常捣乱的{降临者}是一件多麽明智的事情,要知道眼前最残酷的攻坚战场基本上都是那些{降临者}的战斗的身影。   ~

  只有【灿烂】明白{降临者}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们把这次怪兽攻城当做一个游戏,他们在奋斗拼杀的时候无非是想要获得更多的荣誉。就好像自己最近几个月在源世界无聊后去玩网络游戏时候的场景一样。那里有战场有纷争那里就有玩家的身影,NPC口中的{降临者}是从来不怕麻烦反而是喜欢麻烦的生物。   ~

  【灿烂】因为本体进入了《史诗》游戏中,任何受到的伤害都直接作用他的身上。虽然他的身体现在没有任何伤痕,但巨大怪兽的大招可不是那么简单而已。强烈的电流让【灿烂】全身暂时没有力气,只有躺在病床上,从那些{降临者}伤员中了解获取战场的信息。   ~

  其实就在【灿烂】离开的第二天,整个坎达城市就发现了怪物的聚集,那是一群绿色的怪物,根据斥候的侦察。绿色是这种怪物表皮的颜色,因为这群怪物本身神奇的就是一种植物。一种用植物和魔法制造出来的怪兽。等斥候返回的时候,站在坎达城市最高的城楼上可以发现,那群绿色的怪物犹如海洋一般的密集着,随着海潮的波动,无数的怪物开始冲锋攻击这个千年古城。   ~

  【灿烂】离开的第三天,也就是现在时间起的前一天。大规模的战争爆发,那些绿色的怪物开始毫无战术的冲击着城墙,顶着箭矢和投石不怕牺牲的攻击。只有火油或者火系能量的攻击才会起到大规模杀伤怪兽的目的。很多的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中经常会出现类似死亡幽灵大军,骷髅海等一些列描写。而坎达古城外却是一片绿潮的怪兽。这些本应该是安安静静的植物,却被某种魔法活化了,并且在人为控制下攻击着人类的栖息地。   ~

  胖胖的城主没有像传统小说描写的贵族那样抱头鼠窜,仓皇惊恐。而传承千年家族的荣誉让他第一个站在城头督战,显示着自己作为城主的勇气,只不过从他的侍卫口中里传出来。城主在战争开始的时候曾经三次命令铁匠修改那个他从来没有穿过的家传铠甲,但胖胖的大肚子怎么都套不进去。最后城主无奈的装扮成了法师,不过不会法术的他使用了不法杖,只好拿着一柄装饰十分华丽的长柄斧子站在城楼之上。他身前的盾卫足有三十多名,把小小的城楼堵的严严实实。   ~

  城主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依然站在城楼之上,平常走三步都一喘的胖胖的身材,顽强的却没有坐椅子。从昨天一直到现在。城主依旧站在那里。   ~

  不管以前这个城主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此时的那个胖胖的老头作为一个城主却是合格的,【灿烂】如此想。   ~

  征战依然激烈,而且不会停息。这些绿色的怪物根本不会疲劳,已经一个昼夜的时间都没有停下脚步,猛烈的撞击声让每个坎达居民惊恐的望着城墙,害怕城墙再一次的被撞毁。   ~

  因此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城墙的一小段曾经被撞毁了一次,而那次一个巨大的绿色怪物从城墙缺口中冲杀了过来,居民和士兵还有{降临者}们一起联手,才在巨大的损失下将怪物击杀,并且堵住了缺口。而【灿烂】机缘巧合杀死巨兽的就是那个撞碎城墙的巨大绿色怪物。   ~

  很多原住民NPC因此回归的系统主神的怀抱,而死者的亲属一声声压抑的哭泣让那些幸存者听的心碎,一些麻木的士兵收拾完准备后就立马奔赴城墙,死亡多次的{降临者}也因为“死亡虚弱”惩罚的动弹不了半步。原住民自发的开始拖着他们去宗教救济所治疗,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降临者}会几个小时后神奇能生龙活虎的继续奔杀在前线。也许能把自己家还活着的儿子,或者谁家的男子从战场上救回来……   ~   那怕一个也好……   ~

  城墙将大草原分成了两个世界,一方是血红的,那是人们流出的鲜血。这边充满着呐喊和哭泣。另一边是绿色的,那是怪兽的体液,这边的充满着疯狂和残酷。   ~

  被【灿烂】机缘巧合杀死的那个巨兽就是唯一突破城墙的那一只,也正是他神来一笔的传送,让对方唯一的巨型兽折戟沉沙。不得不回来常规的战争当中。可是千年古城那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

  就在【灿烂】躺了一晚之后,第二天黎明的时候,欢呼声开始布满了全城。   ~   绿潮退了。   ~   那些怪物退却了。   ~

  两天三夜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当绿潮退却的那一刻,一直在督战的城主才挥着手离开了城楼。有{降临者}发誓看着那个胖胖的老人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内宫廷的时候,还没有关上门就瘫软昏迷过去了,引起周围侍从的惊呼……   ~

  绿潮来的快去的也快,根据斥候的报告,这些怪物突然不见了踪影。只有远方的山区中有零星的分布,还有草原的河流湖泊中也有一些绿色怪物的影子。   ~

  城市卫队损失大半,【灿烂】手中的NPC{城市守卫}只有活下来三个。而坎达城市的士兵却有半数都阵亡了,宗教礼拜堂的墓地里矗满了无数新的墓碑,最后实在没有地方后。哀伤的神父将礼拜堂的马厩拆了才腾出空间。   ~   虽然牺牲了那么多人。   ~   但是这些顽强的坎达城民终于胜利了。   ~   ……   【完毕】本章3272字   初始的企X鹅X群{2}{3}{3}{0}{9}{4}{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