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倭**队里可没有官兵友爱一说,即使像久保瑛太这样的**型的军人,在部下面前也是一本正经的,稍不如意就非打即骂(倭国海军思想还相对开明)因此像这样嬉皮笑脸的说这种话的情况向来是没有的。

程子强虽然在部队里建立了长官见面谈话制度,但也是有程序和时间安排的,并非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的,特别是今天,他的心情极其不好。不过应了那句老话,伸手不打笑面人,久保瑛太名义上是自己的助手,其实是倭军钉在自己身边的一颗钉子,虽然也可以呼来喊去的,但同时也是得罪不得的。

“今天我还有许多工作……”程子强想委婉的把这件事情推过去。

久保瑛太依然笑着说:“可是人家已经等在门口了啊。”说完也不等程子强命令就对门外说:“你们可以进来了。”

随着话音,门外款款走进两个女兵来,都穿着肥大的军装,倭军。

程子强见了很不满意,今天临走之前他特地叮嘱了不要给新来的女兵发军装。

久保瑛太是个人精,一早就看出程子强今天的心情不好,就笑着说:“她们两个的军装可是特批的……”

程子强听了又仔细地看了那两个女兵一眼,这一看下巴差点掉到地上,正是两个让她头疼的惠子。一个是雨柴酒店的女少东雨柴惠子,一个是整天贴在他身上的不是老婆的老婆素青惠子。

“你们……你们……”程子强手指乱点,却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雨柴惠子笑嘻嘻地说:“阁下,我这次入伍可是内田悠仁情报官和中岛司令官特批的哦。”

素青惠子见雨柴惠子抢嘴,便没好气地跟着说:“我是代总统程亚元推荐的,中岛司令官也有签字。”

程子强苦着脸说:“两位姑奶奶,你们给我填什么乱啊。特别是你,雨柴,你一个倭国人参加什么警卫团嘛。”

雨柴惠子小嘴一撅说:“哎呀,现在都共存共荣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再说了倭军又不招女兵,所以只好到你这里来了,还请多多关照。”说着鞠了一躬。

程子强咬牙道:“一定会关照你的。”然后转向素青惠子“你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素青惠子白了雨柴惠子一眼说:“我没什么啊,妇唱夫随嘛。”

程子强摆手道:“得得得,别老往夫妇上面扯,你年纪也不小了,早点找个人嫁了就好了,老跟在我后面做什么?再说,在军队里可没什么夫啊妇啊什么的。”

程子强说完见两个女兵不说话了,又问:“现在给你们个机会,脱了军装回家去,不然有你们受的。”

两个女兵你看我我看你,雨柴惠子鞠躬说:“请收下我们吧,我们会努力的。”

素青惠子说:“想赶走我?每门儿!”

程子强长叹一声,对久保瑛太说:“去叫个士官来,先带着她们去操场上跑二十圈儿。”

若干时间后……

两个惠子倒在操场的草坪上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雨柴惠子笑着说:“这就算当兵了吗?真痛快啊……”

素青惠子咬牙切齿:“想赶走我?每门儿!”

雨柴惠子道:“你就会说这一句吗?”

素青惠子骂道:“关你屁事!”

雨柴惠子也不和她计较,仰望星空叹道:“女人也可以成为一个好战士的。”

打发走了两个令人头痛的惠子,程子强还来不及回过身来,山本探员又来报告说今天从集中营新招募的女兵有两个不肯吃饭,也不肯洗澡,其中一个还闹的很厉害。

程子强叹道:“什么事儿都得我亲自来。”

闹得厉害的人自然是柳翠翠。虽然集中营的生活让她的体质衰退变得孱弱,可是疯狂的力量还是十分可怕,离着好远程子强就已经听到了时不时传来的,近乎是雌兽般的嚎叫,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进了临时营房,程子强看到柳翠翠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双手抱着胸口,一双眼睛黑眼珠少,白眼珠多,正警惕凶恶地看着房间里的人。房间里有两个来帮忙的女兵和一个男护士,都与柳翠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们的脸上手臂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一些抓痕,显然是刚才在和柳翠翠搏斗的时候留下的。

山本在程子强身后建议道:“人不吃东西是不行的,要不我们灌食吧。”

程子强摆摆手说:“不用。想拜托你再去一下A4,请务必把一个叫德子的男孩带回来,如果A4没有,去其他地方看看。”他说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屋里的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眼见着柳翠翠的尖头似乎抽动了一下,程子强知道自己的话达到了目的。

“是的阁下。”山本一点头,走了。

程子强随后拿起一个盛粥的碗,试了试,温度还有些高,就吩咐取些盘子来,因为盘子散热更快。

亲自凉冷了一盘薄粥,程子强端着在柳翠翠身边蹲了下来,可还没开口,柳翠翠手一挥就把盘子打翻了

程子强也不说什么,身后早有人又递上一盘,这次还没拿到面前又被打翻,如此一连四五回。程子强才说:“吃点吧,人不吃东西会死的。”

柳翠翠又愤怒而又幽怨的眼神看了程子强一眼说:“我再就不想活了。”

程子强劝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你若想死早就死了,又怎么挣扎的到现在?”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柳翠翠抵不过程子强,她避开程子强的目光,把脸扭向墙角,又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哭了一阵才抽泣着对程子强说:“那帮小倭子整的我们好苦,你为什么又要当汉奸。”

程子强道:“我不当汉奸,今天就救不了你,也救不了德子。”

“德子?”柳翠翠眼睛一亮一把抓住程子强说:“你救了他了?”

程子强道:“我还在派人找他,只要能找到,就救的了。现在……”他说着又结果一盘薄粥说:“先吃点东西。”

柳翠翠看着程子强轻柔地用勺子搅动的盘子里的粥,然后又舀起一勺来,放在嘴边又吹了吹才小心翼翼地送到她的嘴边。

纯白米的粥,已经很久不曾见到,那股清香的味道早已经让柳翠翠的胃壁和肠道蠕动起来,食欲暂时战胜了仇恨……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